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双豹痴汉,过度沉迷
Chad的女人绝不认输
欧美超爱蛋泥,他使我快乐iui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凹凸主嘉金瑞金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all出(主轰出胜出)/all牙王(主翼牙)/all哈(主德哈)/楚路/荼岩

【瑞金】爱潮

偷偷萌了好久的all金了,一直没敢下笔,终于尝试了一下。
这其实是在拼命肝另一篇同人时产生的脑洞,非常的草率,基本上是篇三无。
非常短,如果能喜欢的话就太好了。
因为私心,所以打了all金tag。



他的金色的发。


海浪扑过来又涌回去,哗啦啦打在格瑞的脚踝上。他已经伫立于此近一刻钟了。说是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呢?谁知道。他站在这里的一刻钟里,是全然什么也没有做的,只任凭脚湿了干,干了湿。

眼眶干涩得要命,万千只虫子爬过似的瘙痒。格瑞连眼泪都流出来了。“真该死,偏偏在这种时候……这样的风——”这样的夕阳,这样的潮汐……这样的金。低低地咒骂,海风反而鼓得更猛。夕阳的光辉并不是洒落在海面上的,而是一点一点,利刃一般刺进海的体内,溅起碧血。忽的抓起胸前衣襟,格瑞觉得自己开始淌血了。要死,风灌进眼里比刚才还要难受。泪水终于撑不住奔涌而下,滴进浪里同深蓝相融合。

格瑞忆起某人足以刺破暗夜的灿烂的发。那个家伙,他的金色的发——或许他永远不会承认,他是如此思慕发小周身环绕的金色霞光,就好像他自己是初升的太阳——不止是发,他那湛蓝的眼。

依旧没于潮水之中,银发少年缓缓合上了双眼,紫罗兰沉入蔚蓝海底。他的湛蓝的眼,清澈得让人连望一眼都不敢。十七年的人生过去,格瑞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弱小,弱小而又绵软得不得了,喜欢发小到看他一眼也生畏。尤其是金的眼睛,那双眼睛。源源不断涌出的是溢满格瑞身躯的负罪感,真是龌'龊极了。


他的无可比拟的微笑。


几乎是又呆立了一刻钟,格瑞恍着神,浪潮仍未停歇。流出的泪被掠得只余下两条痕迹,再度睁开眼,紫罗兰悄然盛开在蔚蓝海面。狼狈,一直在金眼里又酷又厉害的格瑞现时是如此狼狈。狼狈得满眼都是他——他的微笑。

金呼喊他名字时的微笑是怎样璀璨!紫罗兰又一次沉入咸涩的海底,格瑞的五脏六腑都剧烈地颤痛起来,几欲跪跌。

这一波浪潮格外猛烈,撞得格瑞浑身湿透,将他彻底冲垮。有些脱力地躺倒在海滩上,银发少年微阖双眼,他真的完蛋了。

微笑,金的微笑又一次浮现脑中,甚至听见了他的呼唤。

“格瑞——你在哪里啊?我们回去了——格瑞——?”他是否真的,在呼唤他的名字?不可能吧,在这样的浪潮之中。

这样汹涌的浪潮。



“格瑞!终于找到你了!你怎么躺在这里啊,多凉啊!我们回去吧!”撑开眼,是他的金色的发,他的湛蓝的眼,以及……他脸上如释重负的微笑。

“……好。”

这令人窒息的爱潮。



【Fin】

评论 ( 4 )
热度 ( 44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