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阿松好可爱_(:з」∠)_
all八/all金(主嘉金瑞金)/all坂道/all泽(主御泽降泽)/all出(主轰出胜出)/all牙王(主翼牙)/all哈(主德哈)/all非(主楚路)/荼岩

跟风写个高考作文!【别说了一定零分(ಥ_ಥ)】我选的是全国卷Ⅱ鲁迅先生的那句话_(:з」∠)_

嗯,我非常喜欢先生的,真的。【跪】



*cp嘉金(私心all金tag)
*花吐症梗
*非常短
*完全不知道是什么鬼_(:з」∠)_
*零分作文



——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鲁迅)


水流顺着嘉德罗斯的侧脸淌下,敲打在瓷砖上,发出脆响。他关掉淋浴喷头,拿过毛巾准备擦干头发。本来只是随意擦着,倒不想发现了那么一点怪异。

毛巾里夹了一根头发,金色的。嘉德罗斯啧舌,不是他的,颜色深了些。但这是在他自己家里,没有人来过他家,更不用说用过他的浴室。但那根深金色的发丝确确实实就在那里,夹在那条毛巾里。

嘉德罗斯没来由地感到烦闷,抓过那根头发跨到镜子前。镜子里映出的景象确实有些不和谐:嘉德罗斯浅金色的发梢仍滴着水,手里却攥着一根深金色头发。

脸上显出厌恶,他看着镜子中自己的模样,同样是浅金色的瞳里竟然漾开蓝色。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的双手覆上了眼睛。毛巾被扔在地上,那深色的发丝落入肮脏的垃圾桶中。

蓝色。深金色。

“渣渣。”嘉德罗斯动了动嘴唇,不知是向着空气还是自己。他没有放下双手。

也许是自发梢滴下的水珠,扑扑簌簌地滚进毛巾里,说不准也有那么一两滴会落在那深色发丝上——尽管是在垃圾桶里。

嘉德罗斯以为那蓝色终于会消褪,瞬间撤下手来,结果镜中的那人双目幽蓝。水滴灼在他的星形印记上,剧烈的痛感令他陡然咳嗽起来。几乎又是在一瞬间,双眼隐在了双手之下。

“咳……渣、渣渣……咳咳……”他在猛烈的咳嗽中挤出两个字眼,嘲笑自己所谓的高傲。高傲的他,竟然连正视自己的勇气都没有。

所向无敌的嘉德罗斯懦弱得不敢正视自己对于金的感情。在所有的相处中,他总是竭力维护自己的所谓权威,端坐在王者宝座上俯视对方。因为他是强者,而对方是所谓的弱者,强者喜欢弱者,所以弱者就必须依靠强者、顺从强者,不是吗?他先前自以为是真理,现时却觉得都是一堆狗屁。“强者”?他才是弱者。一个陷于自身狂妄迷梦的可怜虫。

他曾经真的理所应当以为他们已然交往甚至同居了。其实他不过只抓住了他的一丝头发。

缓缓放下双手,嘉德罗斯看着水槽里的驳杂色彩,果然又是红红绿绿的零碎朵瓣。天竺葵和桔梗,自第一回吐花以后,他都懒得再去辨认。前时让雷德查了查花语——他反正也是闲着——一看,是哑然失笑了。活该。

他是全然没有希望了。对于那双眼睛,他依旧窘迫得不敢正视。优越感和劣等感,无论哪一样都令他在那双眼前无地自容。

“……渣渣。”

他永远不可能摘下那朵百合,他连触碰都做不到。



【Fin】

红色天竺葵:你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桔梗花:永恒的爱和无望的爱

评论 ( 8 )
热度 ( 56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