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阿松好可爱_(:з」∠)_
all八/all金(主嘉金瑞金)/all坂道/all泽(主御泽降泽)/all出(主轰出胜出)/all牙王(主翼牙)/all哈(主德哈)/all非(主楚路)/荼岩

【瑞金】你是否懂得我眼中的情慾

啊,想開車的,然而_(:з」∠)_我也很絕望啊。
這是一個文不對題不曉得是什麽的鬼東西_(:з」∠)_
好了,看在我都用繁體了的份上……不要屏Ⅱ蔽我(ಥ_ಥ)

*自以為能夠開車結果連個輪子都沒有😭
*非常短
*私心all金tag
*可以毫不大意地打死我!


一切都是毫無徵兆的,又可以說是蓄謀已久。格瑞看著前座的金。他盯著他的背影,想象那嶙峋的脊骨所呈現出來的觸感,幾乎要伸手撫摸。

最終是沒有,他還是做不出來這背德的舉動。手又是不能僵著的,便順勢拍了拍那人的後背。

“別打瞌睡了。”

簡直是胡謅,他的走神遠勝對方。卻不想對方的頭腦簡單更勝一籌。

“哈哈,還是被你發現啦,格瑞。我明明已經很小心啦。你看,老師都沒有發現哦。”金色的髮尾小小地躍動了一下,前座的那人轉過頭來衝他微笑,露出兩顆小而尖的虎牙。

格瑞望著對方上揚的唇角,突覺喉頭乾燥難以吞嚥。微斂雙目,紫色淺海里浮出一汪幽潭,無數難以言說的情緒藏匿其中。對於發小的十餘年的單戀推著他,將他逼至感性的懸崖,恨不得一把推下;天生素有的冷靜又澆熄燃起的慾'望,在懸崖上築起高牆。忍耐是他最後的選擇。

理性有時被他記恨,他太過理性,所以跨越不了所謂“道德”的障礙。倘若真的放棄原則,去觸碰金的底線,那麽最終他是不敢看金的樣子的,甚至想一想都要生畏。對自己最珍視的人施行強'暴,那實在是人渣的行為。

但情慾是不甘受困的猛獸,沒有牢籠能夠阻止它的出逃。格瑞固然受著道德標杆的鞭笞,將這這野獸層層囚禁,捆綁最結實的鐵鏈,套上最堅固的枷鎖,使其深埋進內心的墳墓,但依舊失算一環。

慾望的所謂罪業最初就是來自人的思想本身,最終自然也註定歸於內心真實。這種本能的衝動,任何人都無法遏制。

所以腦中湧上的萬千浪潮在瞬間就將格瑞的理智全數吞沒。他的負隅頑抗是徹底的失敗。

單憑一本書是什麼也遮擋不了的,但格瑞反應過來時,他和金正四目相接,金的雙唇就這樣全無顧忌地與他觸碰。藍色的大海泛起微波,磷光在其上跳躍,反射出幽潭深處暗藏的龐大慾念。

似乎這才震驚起來,金色髮尾掠出幾道弧度。“格格格格瑞!你你你……還在上課呀!!!”他要掩飾似的,頰上浮起紅雲,轉回頭去了。

鐵鏈被掙斷,枷鎖被摔碎,猛獸從墓中一躍而出。格瑞幾乎是不假思索。

“你的意思是,下課就可以?”


【END?】

评论 ( 7 )
热度 ( 85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