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双豹痴汉,过度沉迷
Chad的女人绝不认输
欧美超爱蛋泥,他使我快乐iui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凹凸主嘉金瑞金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all出(主轰出胜出)/all牙王(主翼牙)/all哈(主德哈)/楚路/荼岩

【嘉金】See My Color

太久没写嘉金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_(:з」∠)_总之很短,很辣鸡(ಥ_ಥ)
大概算个迟到的嘉总生贺???【诚意太不足了喂!




你有没有见过太阳的色彩?


S

金,一个普通男孩。当然也可以说有那么一点不普通——他是个瞎子。先天的。

E

嘉德罗斯,一个平凡男人。不过在业绩层面来讲,很出色。大概算个“成功人士”,字面上的。性格不好。

E

黑暗对金来说是家常便饭,都过了十几年了,现在才来害怕未免太晚。所以那条道路街灯熄灭的瞬间他没有任何反应。

都是一样的,不是吗?

M

嘉德罗斯皱了皱眉,这场微不足道的意外也要引起他的不快。在一天的疲累之后竟然路都叫他走不安稳,当然是个罪过。

他没有注意到正前方不远处的男孩。

Y

金保持着往常的行走速度,直到后背被人撞到的冲击感让他打了个踉跄。

他伸手去触摸对方,确定是否有受伤。

C

嘉德罗斯作为精英有那么一个小小的缺陷,他也不乐意让别人知道——他是个夜盲症患者,而且还挺严重的。

所以男孩问出“先生,你是不是也看不见?”的时候,他的不悦是当然的。

这算什么蠢问题。

O

金几乎下意识就问出了口,往后似乎很笃定。他虽然是先天性的失明,但仍旧有一点光感,何况这条路他走过不知几百次,所以大概晓得先前是街灯熄了。线路老化了,也正常。

这样的情况下对方和他撞到,想来也是和他一样,说不定还是第一次走这条路。

不如帮帮他,反正又不是什么坏事。

L

怎么说呢,嘉德罗斯陷入了一种怪异的境地,他突然就被男孩拽着走了起来,即使心里蛮不情愿。

这个小子太奇怪了,竟然无缘无故要帮他,这对他又没有好处。况且一路上唧唧喳喳地烦死人了。

不过……“金”这个名字还可以。

O

金在对方说出“小子”的瞬间就打断了他的话,真是的,他才不叫“小子”,他有名字的啦。

所以,后半句自然销声匿迹了,包括对方的名字。

R

“陌生人先生”,听到自己被这样称呼,嘉德罗斯有点无语。这小子不仅打断他还给他起这么难听的绰号。

要不是现在不方便,他肯定要狠狠打他的屁股。

YOU ARE GOLDEN

金感觉到了一丝明亮,他知道自己的助人任务完成了。
“好了,陌生人先生,你恢复光明啦。我知道你是看的见的,除了晚上,否则你才不会突然跌跌撞撞的,(而且态度这么高傲……)再说了你都没有拿导盲拐杖,盲人没了这个可不行哪。”金笑了,挥了挥手里的拐杖,虽然他不确定现时那位先生是不是看得见。

“说起来,陌生人先生,太阳是什么颜色能告诉我吗?我超——级喜欢太阳的,可惜没有见过就是了。”

YOU ARE SHINY

光明首先赠予嘉德罗斯的礼物是刺痛,它剧烈的程度令他几乎流泪。疼痛间隙几丝光点漏进眼中,嘉德罗斯终于看见了在他对面的男孩。

金色,比他还要深。这下眼眶真真切切滚落泪来,实在让他太掉价了。幸好对面那小子看不见。

THE COLOR OF YOU

“喂,小子,听好了。我不是什么‘陌生人先生’,我叫嘉德罗斯,给我牢牢记住了。下次再叫错我就揍你,我可记得你的样子。”他也笑起来,挺恶劣的,虽然对方看不见。

“至于太阳嘛,金色的。”光说颜色自然无法想象,因为根本不可能见过,“像我这样的,很厉害的颜色。当然,我更厉害。”

实际上,或许他心里真正想的是路灯下所映出的男孩的发色。


—FIN—

评论 ( 6 )
热度 ( 66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