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阿松好可爱_(:з」∠)_
all八/all金(主嘉金瑞金)/all坂道/all泽(主御泽降泽)/all出(主轰出胜出)/all牙王(主翼牙)/all哈(主德哈)/all非(主楚路)/荼岩

【2017火神大我生贺】Ash 【第三弹】

哈哈哈,第一次写末世,比较粗糙。

污灯:

这篇是子若的青火!!! @莫莫莫子若
末世青火很让人感动,无论前方如何,我都愿与你共赴,同生共死,不离不弃。
——————————————————
【青火】Torches(信念)


From《Credence》(月升)


BGM—《Torches》张杰
         —《Shields》Jack Hawitt


*灾难设定,世界末日


飓风要来了。


谁也没有想到,真的有这么一天,末日就站在他们面前,笑着要与人类交好,伸出他的手来剜人们的疮疤。当然是痛的,痛得要命,可他们别无选择。


火神大我立在岛屿东端的山崖上,望远处的海潮。它接天地涌动,确实是飓风的前兆。而且似乎这一次的攻势来得更强。


他已经想不出还有哪里可供他躲避。这座岛是这个星球的最后一块陆地。
海浪一点点拍到礁石上,溅起几簇水花。


潮汐引起引力场的波动,月球这个亿万年来的友邻,终于剥下它的假面,准备一举毁灭地球。两极早已没有冰川,大片的海水灌进陆地,将一切都纳进怀中。除了这座岛,淹没它还需要一段时间。


人们的逃亡从三个月前开始。风暴潮高歌猛进,南太平洋水位陡升,英国西岸海滨也与大西洋融为一体。
但逃亡也要看资格、分等级。国防部批准了移居许可——科学家已探测发现了另一个宜居行星——只要有足够的资格。身份地位是首要的,身体素质也必须达标。当然,还得支付相应的运输费用。他们又不是做慈善救济,名额也是有限的,飞船舱里可养不起闲人。
真是苛刻,政府提着大把大把的要求的时候,上流人士安坐在头等舱里,等待火箭的升空,祈祷希望的来临;被拒绝的人们跪在舱门外,倒数飓风的逼近,承受死亡的吞噬。


来不及了,这是最后50个生还的机会。火箭发射的轰鸣声响亮得盖过天地的崩裂。无数的尘土扬起来,围成一道巨墙,将区域划成两半。墙内人们欢欣鼓舞,他们几乎已经看见了遥远的星系那端的崭新家园。这是他们的幸运。只在瞬间,海里的恶魔挺身而起,扑上岸来,把墙外的人们尽数吞没。不幸者的丧生被掩盖在轰然倒塌的高墙之下,奔向希望的火箭恰好冲破大气。


青峰从后方攀上来,立到火神身侧。望一眼远处海面上方的暗云,他转向火神。“这次可能躲不过了。”火神没有转头。“大概吧。”他接了一句。
青峰又转回去,退了几步,顺势坐在地上。“你为什么不走?你应该有这个能力的吧,火神。”盯着火神脑后的发梢,他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问出口他有点后悔。但似乎不是什么大隐私,对方很快就回答了。
火神动了动,连带着发梢也跃起来。他转过身,去看青峰一瞬略有失焦的双眼。“我们不久前才刚认识的啊,你怎么搞得像我们是多年的老友似的。”火神边说边走近青峰,“不过确实,我一个人的话,还是交得起费用的,毕竟这么多年不至于一点积蓄都没有。不过很可惜,我有一个女儿。孩子的未来比我们更重要不是吗?虽然平时一直被骂是迟钝的傻瓜,但这种道理我还是懂的。何况孩子一直都是前妻在照顾,她的生存比我更值得,反正也没有亲人了,死就死了吧。作为一个男人,临阵脱逃是最不像样的。”他也坐下来,靠在离青峰不远的树上。
噙着几分笑意,火神又反问青峰:“那你呢?你是什么原因,总不会同我一样吧。我可是把老底都抖出来了,不问问你的话我也太亏了。”青峰的眼尚且撞进火神眼里,他缓缓移开目光,干脆躺了下来,正好在火神脚边。“啧,我没什么理由,没钱而已。”他几乎闭上了眼睛,“你能指望一个大兵有多少钱?”政府并不会在生还率上给予军人任何优待,即便他们为国家出生入死。毕竟他们早已习惯了面对死亡,不是吗?
“再说了,你这家伙还算得上是个好父亲。如果我有孩子的话,毫无疑问会是个混蛋老爸。一年到头回不了几次家,从来不会管孩子,连小鬼的名字都记不得的那种。”青峰微撑双眼,话说得很轻。火神收回了他的视线,天色开始逐渐加深,也许下一刻就会融进青峰的头发里。
“他们总是骂我笨蛋,我倒觉得你也是。都还没有经历过的事,你怎么能轻易下定论,至少也要为之努力过。而且,我觉得你会是一个很好的父亲。”


暗沉的暮色遮蔽了天际。海潮的涌动愈来愈近,撞击岩壁的声音也愈来愈响。两人的交谈似乎告一段落,空气重新沉入无边的静谧。


火神是在一个月前撤离到这个岛上的,与青峰的相识也是在此。他的撤离是迫不得已,事态实在是紧急,他甚至没能目送女儿的离开。也许是知道女儿必定会平安到达,即便自己不能看到她的离去,他也感到欣慰万分。
青峰来到这座岛的时间比他要晚。说起来,那个家伙刚到达的时候简直是不像样。浑身湿透,几乎是被海浪冲上滩来的。火神把他扶起来,拖进自己的小屋里去。对方比他高,结实的身躯也确实有几分沉重。


遍布全身的痕迹在火神看来实在是触目,皱了皱眉,他大概要出口询问。对方反倒是理解他想法的样子,还未等他起头,已经开了口。青峰指了指侧腹的浅褐色伤痕:“啊,这个嘛,不过就是打仗的时候留下的疤而已。这一道大概是四战那时候被某个混蛋砍的。……算了,记不清了。反正本大爷是给军队卖命的,上战场受伤理所当然。”那些枪伤刀痕相互重叠,织成一幅诡异的文锦,好似锐利的尖刀刺入火神的双眼。他不由自主俯下身去,亲吻那铜漆斑驳的勋章。
吻落在腹部深深浅浅,青峰一时间也微显错愕。而后对方直起身,神情肃穆。
“抱歉,这是我对你的尊敬。”


青峰不过是躺在原地,回忆尚且新鲜的过往,嘴角便攀上弧度。


他们相对站在棚屋里,不知是在怄气还是商讨,又或者两者兼而有之。总之最终成果是一个只有两个大男人的家庭。也是奇妙,本以为是荒唐的这样一个“家庭”,竟也已经坚持了三周。
他们百分之八十是没有生还机会了的,青峰有时会想,有这样一个“妻子”相伴末日也还不错。
一个月的时间足以改变万千事物。现时这岛上尚且存活的大约只有他二人了。可惜只是苟延残喘,看见最后一支火箭升空那一刻,他们都已了然于心。
生还机会是百分之零。


“那家伙早一点来的话,本大爷好歹也能当个备用人体¹,给你个逃生机会,还你一个人情。”青峰似乎这么说过。那时火神大概生气了,眉毛也竖起来。
“白痴吗你,会死的!说着要还我人情,这样我不是又要欠你一个更大的人情了!就算他早点来我也不会同意的!我宁愿死在这里!”


火神的话打断了青峰同样是关于火神的回忆。


“青峰,你很厉害。”他的话也是冷不丁蹦出来,完全没有首尾衔接,“虽然不合时宜,听上去也有点矫情,但是,这段时间十分感谢!”
青峰坐起来,面向火神,他不知道能不能在夜色中看清他的表情。“嘛,要说的话,应该是我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虽然你很笨很麻烦就是了。”火神好像是生气了,呲出一口白牙。
青峰笑起来,挨着火神躺下。火神侧着身子,摩挲他脊背上的疤痕,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俯下身轻吻那褪色的荣耀。沿着纹路的亲吻深浅不一,蜿蜒成一道特殊的印记。
“这是我对你的敬意。”


“要是命大没死成,说不定我们还真能成‘老友’。”
“那你可能会是一个比我合格得多的爸爸。”


“嘛,你这家伙要是当兵一定得是我战友。”
“我才不想和你当战友。”


海浪对石崖的怒吼首先惊醒了火神,随后青峰也睁开双眼。


它终于来了,比以往更加强大。


潮水近乎是垂直下落,没有能够躲避的时机。逃生是不可能的事。
苟延残喘到了尽头。


他们没想过要躲。


青峰拥抱了火神,额间点点轻吻,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亲吻可以被称作“爱人”的人,在这样的世间奇景之中。


海洋吞没了最后一块陆地。


【Fin】


¹备用人体:为防止旅程中乘客出现身体问题而携带的备用器官(通常为肝脏)。捐献者可通过充当备用人体替他人减免运送费用(依据机体好坏标准评定)。

评论
热度 ( 43 )
  1. 莫莫莫子若污灯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第一次写末世,比较粗糙。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