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目前沉迷男故,是追星女孩👧
盗笔勇冒双管齐下↓
喜欢Chad😊
欧美超爱蛋泥,他使我快乐iui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凹凸主嘉金瑞金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轰出胜/all牙王(主翼牙)/德哈/楚路/荼岩/双豹/all八(主副八)

【幻金】弱虫

emmm……原来想开车所以选了abo(繁体字也是……)……结果这是啥???总之是一个短小的产物吧_(:з」∠)_

失败的单恋。

*ABO设定(根本没用到qwq)
*私心all金tag
*弱虫 :胆小鬼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_(:з」∠)_





測試結果出來的時候,紫堂幻一點也不驚訝。怎麽說呢?也沒有什麽好驚訝的,雖然金是alpha讓他感到有些意外。但轉念一想,也正常啊,畢竟金這麽優秀。 優秀的人,難道不該是alpha嗎?所以嘛,因為自己太過平庸,是個beta也理所當然。只是心裏多少有點失落,他又一次丟了紫堂家的臉面,alpha的血脈中出現beta,這實在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反倒要被人笑話。



金依舊搞不懂所謂的“abo性別分化”,不曉得是怎麽機緣巧合,世界突然就多了這樣一個屬性。他先前問過格瑞,可惜對方只是表示這太復雜,說了他也不會懂。即便對格瑞的態度感到氣憤,金也不得不承認他的正確,要是真讓他聽格瑞科普,他鐵定兩眼一閉先去見周公。不過格瑞還是在最後給了他一句忠告:分化後少接近那些omega。

金當然不懂。



或許往後金要慶幸當時有格瑞的這句忠告,也要慶幸自己身邊沒有omega。

紫堂幻卻不。他可能感到的是更深的自卑和畏懼。

這群人中,他是唯一的beta,也是實力最弱的。這一點不必說是他的最大痛處。但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秘密時時刻刻扎著紫堂的心——他喜歡金。這個秘密被他死死埋在骨血里,然而似乎所有人都知道。



這種“喜歡”不是單純的欣賞,但又不能完全說是“戀慕”,其中的成分太復雜,甚至摻雜了几絲嫉妒。紫堂幻艷羨金的一切,所以慾望有時會相伴而行。望著金,他腦中竟也会滑過隱晦的刺激。擁抱、索取,他內心深處也渴望他人的所得。

可是,渴望仅仅不过是“渴望”罷了。紫堂自認沒有破天的勇氣,何況身為一個弱小的beta而喜歡上比自己強得多的alpha這件事本身就让旁人聽得笑死。



金,不知道該說是遲鈍呢,還是如何,居然毫無察覺。“紫堂是我的好朋友,我喜歡紫堂。”這樣的話,明明應該是禁令,他卻能輕而易舉地說出,還要抱一下對方以示真诚。



紫堂覺得自己應該感到慶幸,這是上天對於暗戀者的同情。



紫堂幻和金以一種極其怪異的姿勢相互倚靠著,他們似乎完全遺忘了原本的目的。紫堂看似更主動,金被他半抱在懷裏,微微瑟縮。他湊近了去嗅他的髪,金色的髪里悄然逸出幾縷馨香。金的信息素和他本人一樣,馥郁悠然。紫堂差點要哭出來,它在鼻腔里擴散的那個瞬間,像陽光落進他塵封多年的角落,好幹凈。

他不敢做什麼,只小心翼翼地吻身下人的髮蓯,一圈一圈地去繞尖上的旋。雙手微微顫抖,顯得有些僵硬,紫堂感到一片失真。但戰戰撫上金的背脊,那溫熱的觸感與柔滑的皮膚又迫使他不得不相信此刻的真實。指尖順著起伏的脊骨緩緩下移,觸碰的每一瞬間紫堂都膽戰心驚。

他在內心深處不知為此刻演習了多少遍,熟練到每個細節都重合得精準無誤——然而幾乎不可停止的戰慄暴露了他始終的怯懦。自始至終,縱然心裏千般所想,他依舊是怕。向來勇氣不足,他真的怕自己這時勇敢過人,越了界限,然後與金再無下文。

何況他們的所謂“上文”已經是平平無奇。



紫堂一瞬間愣住,變得無措起來——身為beta的他本就對信息素不太敏感,而且是alpha的信息素。他真是犯了一個錯誤。

難以挽回了——



金睜開了緊閉的雙眼。



“對、對不起……金!”他簡直要失去語言能力。



終於還是落荒而逃了,一點都不意外。




—END—

评论 ( 4 )
热度 ( 30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