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双豹痴汉,过度沉迷
Chad的女人绝不认输
欧美超爱蛋泥,他使我快乐iui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凹凸主嘉金瑞金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all出(主轰出胜出)/all牙王(主翼牙)/all哈(主德哈)/楚路/荼岩

【嘉金】见字如面

突然良心发现的产物(?)
写得非常差了_(:з」∠)_
ooc啥的请尽情打我√

情人节快乐!!!






我不断写信,寄给记忆中的你。



萤火虫

            罗尔夫·雅各布森

那是有萤火虫的傍晚,
我们等着公共汽车去维莱特里,
我们看见两个老人在
悬铃木下面接吻。就在那时,
你一半对空气说,
一半对我说:
任何爱了多年的人,
都没有白活。
而就在那时,我看见了黑暗中的
第一只萤火虫,围绕着你的头
明灭地闪耀着光亮。
就在那时。



嘉德罗斯:
        见字如面!
        今天格瑞带我去了一家墨西哥餐馆,那里的烤肉可好吃啦!下次一定叫上你一起去!
        不过,你知道“墨西哥”是哪吗?你肯定知道的。格瑞只说很远,我觉得肯定没有你离我们远。呃,你现在在哪里来着?
                                                                  金

嘉德罗斯:
        见字如面!
        格瑞给我抓了萤火虫!(现在已经放生了,可不能让它们死掉)这些小家伙一闪一闪的可漂亮啦,我以前只有在夏天晚上的田里才看得到,而且好少。这里叫什么什么平原的,有好多的萤火虫,每天晚上都有!哦,格瑞还说这里叫“什么天堂”的,我还真的记不牢,反正风景很好看就是了。
       下次你一定要一起来!不过萤火虫你就自己抓吧,只是别叫它们死了。我去问问格瑞这里到底叫什么名字,下回一起告诉你。
                                                                  金

嘉德罗斯:
        见字如面!
        我们现在到英国啦,伦敦(这比那个什么什么平原好记多了!那个名字我还是没记住,以后叫格瑞带我们去好了)晚上好漂亮的。
        我听他们说在“槲寄生”下接吻的话,就可以永远在一起,我也想和你一直在一起,可是我不知道“槲寄生”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哪里可以找到。你一定知道的吧,格瑞好像也知道,可是他不肯告诉我。
        不过“接吻”好像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我看到旁边的那个大姐姐都快窒息了。虽然我很想和你在一起,但是你可不能这样死掉,所以还是算了吧,反正我们总会在一起的。
        你在国内吗?
                                                                  金

嘉德罗斯:
        见字如面!
        我和格瑞马上要回国啦,到时候就可以和你聚会了!(不过你好像很忙)
                                                                  金



男孩时不时会让我帮他寄信,说来也奇怪,他跟着一个银发青年环游各地,却定期要回到我开的这个小旅馆来。

男孩是个乐天派,开朗无比,我虽不善言辞,一来二去倒也熟络了。只是男孩的信一直没有收信地址叫我有点苦恼,所以尽管这有点侵犯人家的隐私,我还是偷偷看了信的内容。

嘉德罗斯:
        见字如面!
        之前的信你收到了吗?你好像都没有给我回信。对了,格瑞说我们的计划推迟了,所以要三周后才能回国。聚会就只能那之后再说了。
        记得给我回信!
                                                                 金                                                                   



事实上我一直不清楚他们的情况,我所知道的只有男孩叫“金”,那个银发青年的名字是“格瑞”,收信人名叫“嘉德罗斯”而已。——直到我偷看了男孩的信。他几乎每周都写信,寄给那位“嘉德罗斯”先生,可惜从没有附上地址(他自己似乎也没有意识到),邮局是不收“三无信”的,因此,他的信已在我那儿积了厚厚一摞了。

他有时会来问我是否有回信,我不大愿意骗他,只好含糊其辞,归罪于国际信件的递送速度。“或许已在途中了,只是邮递速度实在太慢,还未到吧。”要是我这样说了,他的笑容又会扬起来,小跳着飞进屋内去。

“嘉德罗斯是很忙的。”有那么一回,他凑过来,神秘兮兮地同我讲,“大哥哥,我有没有同你说过嘉德罗斯?”我摇摇头,不说假话,我的确也很好奇那位先生。

“我和嘉德罗斯认识可比格瑞还要早呢……”他的叙述是这样开头的,“——但是嘉德罗斯和格瑞一点都不一样,他总要很凶的骂我的,不过人很好,和格瑞一样好。”可惜我有些对不住他,男孩讲述的途中我的思绪老是飘飞到别处。“……他们俩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很不对头,格瑞是很讨厌嘉德罗斯的。我们在中学的时候他们俩可是三天两头开战,班级里都鸡飞狗跳哩。”男孩说起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与格瑞和那位嘉德罗斯先生是同龄人,他看起来实在有些小了。“哦哦,罗斯很帅气的!嘘,偷偷告诉你,我觉得他甚至比格瑞还要帅气一点。”颇具神秘,他凑过脸来,“哈,罗斯脸上的星星其实是贴纸,我早就知道啦!”他似乎还说了许多轶事,不过等我回过神来时,他已回房了。

我不知为何突然有了勇气,做了一个近于疯狂的决定。实施起来着实困难,靠着回忆金的叙述,我努力在心中构建嘉德罗斯的形象,甚于那段日子我都有几分人格分裂。所幸我的字体也算得细长瘦削了,总算是相似度高些。倒是忘了说,他们同我是一国人。

烦人的渣渣:
           见字如面。
           你写的信未免也太多了,我可没有这么多闲工夫搭理你,公司最近正在忙碌期,信件会被扔掉的,所以近期不要给我写信。你写了我也不会收的。
           我一直在国内。格瑞那家伙真是把你带到了什么鬼地方,回来一定好好和他打一架。烤肉倒是可以考虑,不过我领你去吃就够了,格瑞没必要带他。萤火虫就算了,你以为我们现在还是小鬼吗渣渣?
           “槲寄生接吻”?圣诞节才会有的,白痴。你干嘛去问格瑞,毫无意义,他怎么会知道。再说了,我也不会和你接吻的,会拉低我的智商。
           好了,因为你的废话我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了,就这样。
           别再写信来,告诉格瑞回来的时候和我打一架。
                                                              嘉德罗斯

我把信交给金之后,那位叫“格瑞”的银发青年叫住了我。“谢谢。”他说话很淡,也很简捷,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他似乎明了我的想法,轻缓地阖了下双眼,“‘嘉德罗斯’并不存在”。说实话,我呆愣原地有许久。忽然间要接受完全相背的“事实”还真是有些困难,男孩鲜活的描述依然萦在我心头,他提起那位嘉德罗斯先生时总笑得深深的。

“嘉德罗斯先生”如果是来自虚构,那我或许做了件错事。身为一个局外人,我没有资格给他所谓的“希望”,反而只能引来更大的绝望。



嘉德罗斯:
         见字如面!
         已经好久没有写信给你啦,我也想了很长时间要不要写来着。最近只是待在家里,都没有什么可以写给你的了。而且,其实都不用我告诉你啦,你都知道的不是嘛。
         对不起啊,嘉德罗斯,让你在我的脑子里住了这么久,我就说嘛之前为什么一直忘记地址。我头脑不大好,很多信息都很乱吧,不过我才不想被你骂成笨蛋嘞。还有,格瑞说他不想和你打架,他最近忙死了。
         不知道说什么了就和你再见吧,拜拜!
PS:你真的不和我去抓萤火虫吗,我会把他们放生的啦。
                                                               金

嘉德罗斯:
         见字如面!
         我梦见我们在槲寄生下接吻啦,我们还去看了萤火虫呢,就在那个什么什么平原的。虽然是梦,但是既然接了吻,我们肯定能一直在一起。
         你昨天吃完烤肉一下就长胖好多,我的脑子都装不下你了,你就在我心里面先住一会儿吧,我可是把格瑞他们的位置让出来了哦。总之,你得减肥。
         话说格瑞真的不喜欢你啊,他又和我说你不存在了。你明明在我脑子里呢。
                                                              金

[电话中]
凯莉:金那小子最近情况怎么样?
格瑞:还算稳定。
凯莉:睡觉的时候还叫那个名字吗?
格瑞:没有。
凯莉:……再观察吧。
格瑞:嗯。
凯莉:紫堂说他找到一个医生,要试试吗?
格瑞:……回国后再说。
凯莉:好。替我向金问好。

妹妹忽然从英国给我寄来了信,这倒是少见,我原以为她一定会选时兴的电子邮件寄给我。

亲爱的兄长:
          见字如面。
          先别笑我为什么用写信这么老土的方式,有些东西只能用写信来表达,电子邮件那样的一点情调都没有了。
          …………
          我昨天去了伦敦,泰晤士河的夜景确实很漂亮。而且,你可能不信,我在那里看见了神明哦!超级浪漫的,有个金色头发的男孩子站在槲寄生下(他在路灯下很漂亮啦),金色的神明俯下身去和他接吻,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我清楚地看见了!要是男友和我的接吻这么浪漫就好了。哦,对了,情人节快乐,哥哥!
          …………
                                                                   妹妹  

也许,我并没有做错。



渣渣:
    见字如面。
    以后不要随便站在槲寄生下!
                                                                  嘉德罗斯 

  

【FIN】

*站在槲寄生下的话不能拒绝别人的亲吻。
   

评论 ( 6 )
热度 ( 25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