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盗笔勇冒双管齐下↓
喜欢Chad😊
欧美超爱蛋泥,他使我快乐iui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凹凸主嘉金瑞金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轰出胜/all牙王(主翼牙)/德哈/楚路/荼岩/双豹/all八(主副八)

【赤火】 When I Met You(当我与你相遇)

注意:1、设定为人类赤司×人鱼火神。2、内容纯属我的胡思乱想。3、短。4、文笔渣。5、OOC有。6、首发all火吧。

××××××××××××××××××


他知道那人只是传说,无法触碰。


〃1

赤司征十郎正在旅途中。

他将要去的地方是人们都向往的,童话的故乡,丹麦。

原本按照赤司的性格是决不会选这样的地方作为目的地的。

他不相信童话。

“童话那种东西都是无聊人的假想,幼稚可笑。”

赤司征十郎先生一向如此认为。


〃2

丹麦有一座小美人鱼雕塑。

人尽皆知。

但是在那雕像之下的海中是否真的存在美人鱼。

无人得晓。

千百年来有无数的描绘过这种人身鱼尾的奇异生物。

亦有不可计数的好奇者前往探索它的踪迹。

然而一无所获。

它的确该是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3

赤司征十郎在日本是有名的企业家。

他确实拥有一个善于经商的头脑和极好的家世。

然而不止如此。

赤司征十郎闻名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是他的作风。

赤司征十郎为人狠辣,不择手段。

只要能够达成目的,杀人放火,无所不为。

并不必亲自动手,不过是一句话罢了。

赤司征十郎的确有如王者。


〃4

格陵兰海无疑是个休闲的好去处。

深蓝色海面平滑如镜,偶有鸥鸟冲下俯身捕食。

足尖轻点,漾起圈圈水纹。

逐渐扩散开来,似是精灵冰上轻舞。

格外令人舒缓。

赤司征十郎半躺在椅上,看白色飞鸟掠过天空。

漫不经心。

半晌,起身将欲离去。

远眺海面,却生异象。

不觉讶然。

潮水浮动,鳞浪徐徐地拍打着礁石,奏出明快的旋律。

潋滟水光中透出丝丝暗红。


〃5

火神大我以为他见到了他的爱人。

那蔷薇色的发,异色的双眸,还有熟悉的脸庞。

那不可能不是他的爱人。

于是怀着无限欣喜,火神大我向那人游去。

却又在礁石处骤停。

他还是怕,怕那人不是他。

他怕世上再没有他。

因而微微上浮,想要将岸上的人看得更清楚。

发色,瞳色,脸庞。

再次确认。

确是相同无疑。

然而却有一处不合。

神情。

那人没有他爱人的温柔神色。

可是火神仍是想与他相识。

至少做个朋友。


〃6

赤司征十郎看见礁石后缓缓向他游来的生物时,双眸微眯,显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

有些许的惊艳,也有些许的愕然。

【原来世上,真的有‘人鱼’这种可笑而荒唐的生物。】

赤司征十郎打量着那条人鱼。

深赤色的发,石榴色的眼。

并无什么特异之处。

然而对方看向他的双眼之中,却有中不一样的情愫。

趋于温暖的灼热,如同夕日。

赤司征十郎不禁向“他”靠近。

他想要近距离接触这童话中的物种。

他想要得到他眼中的灼热。

他想要毁灭这传说中的美丽事物。


〃7

火神大我浮在沙滩边的浅海处。

注意到那人的靠近,心中很是喜悦。

他迫不及待想与他交谈。

唇瓣微启,开口欲言。

却是无声。

火神大我这才幡然想起——他无法说话。

不快地轻皱眉头,只好放弃了用言语交流。

被海水冲刷着的沙土湿润而有粘性,正适于写字。

于是伸手,迅速写下。

“Nice to meet you.I'm Taiga,Kagami Taiga.Could you please tell me your name?”

(初次见面,我是火神大我。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小心翼翼的语气,近乎恳求。

火神大我怕那人不愿与他交好。

对方却是意料之外的亲和。

“Akashi,my name.”

(赤司,我的名字。)

他抹去他的字迹,重新写上。

【原来并不是他么……也是呢,都过了这么久了……我果然是笨蛋吧。】

火神大我暗嘲自己的痴心妄想。

那人不可能是他的爱人。


〃8

【那就交朋友吧,遇到如此相像的人,一定也是命运。】

“Could you please be friend with me ?”

(你可以和我做朋友吗?)

舍不得抹去那人的笔迹,便在下方加上的小小的一行。

仍旧十分小心。

这次对方没有像他一样书写,而是认真地看着他,稍稍颔首。

连颔首的动作,都似极了他。

火神大我差点就要以为自己的眼睛出现了什么问题。

转而一想,或许是太思念他了。

想不通,就放弃。

至少火神大我交到了他的第一个朋友。

火神大我的挚友叫做赤司。

“Thank you,Akashi.I'm so glad.”

(谢谢你,赤司。我很高兴。)


〃9

赤司征十郎看着面前笑得一脸灿烂的少年,心里竟有点惭愧与恼怒。

太单纯了。

大概所谓的“天使”也不过如此。

然而少年越是纯净,便越是反射出他的芜杂。

天使的圣洁总能反映出魔鬼的肮脏。

所以魔鬼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去迫害天使。

魔鬼会利用天使。

因为它们的纯善。

赤司征十郎是魔鬼。


〃10

在那之后,赤司征十郎常常会在空闲时去到那个海岸。

也总能见到躲在礁石后的少年。

他对他绽开笑颜。

每一次。

由于火神不能说话,赤司不喜说话,因此两人在一起时,大多是对视着或是望着天空的景象,一日便悄然过去了。

时光偷偷地流逝,这也渐渐地成了习惯。

赤司征十郎清楚地知道少年每一日都会在礁石后等待。

等他去往。


〃11

春夏交替,夏秋换季。

赤司征十郎在丹麦的生意大多已经谈成,所有交接工作也全部完成。

他决定回日本。

赤司征十郎向往常一般去向海滩。

果不其然,那抹暗赤仍在海风中飞扬。

缓缓上前。

在沙地上勾勒出一行字符。

“I am back,are you willing to go with me?”

(我要回国了,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少年看清地上的字符时双眸微微撑大,露出惊讶之色。

而后向他露出微笑,欣然答应。

“Yes,I do.”

(我愿意。)

在字符的下方,出现了回答。


〃12

赤司征十郎欺骗了火神大我。

他没有带他回国。

赤司征十郎将火神大我变卖给了水族馆。

美丽的人鱼成了人们用来增加经济效益的工具。


赤司征十郎变卖火神大我的时候,对他说了一个谎。

“Sorry,Taiga.I work out some problem,you to live here for a period of time,I'll soon to get you away. ”

(抱歉,大我。我的工作出了一些问题,你先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不久我就会来将你接走的。 )

赤司在纸上如是写下。

言辞颇为恳切。

万分真实。

天真的少年自然轻易上当。

“Be sure to come back,Akashi,I'll wait for you.”

(一定要回来啊,赤司,我会等你的。)

红色的人鱼透过厚厚的玻璃壁,向着对面的人做着口型。

“Na,Akashi.Can I call you‘Seijuro’?Just once,that's my lover's name.”

(呐,赤司。我可以叫你一次“征十郎”吗?只要一次就好了,那是我爱人的名字。)

“Sure.It's my first name.”

(当然可以。这是我的私名。)

十分简洁的回答。

不待少年作出反应便转身离开。

毫无留恋。


〃13

年轻的人鱼又一次展露了笑容。

大批的游客争相拍照。

确实如童话中那样美丽不可方物。

闪光灯下,它却又开始哭泣。

滑下脸颊的泪水化作晶莹的珍珠。

人鱼泣珠。

更为动人。


火神大我终于懂得了那人的欺骗。

赤司,赤司。

他的挚友是赤司。

赤司没有回来。

征十郎,征十郎。

他的爱人是征十郎。

征十郎将他抛弃。

赤司,征十郎。

赤司征十郎。

【原来我真的是笨蛋。】


他邂逅了传说,伤害了传说。

他重遇了传说,毁灭了传说。


【END】


评论
热度 ( 31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