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all八/all金(主嘉金瑞金)/all坂道/all泽(主御泽降泽)/all出(主轰出胜出)/all牙王(主翼牙)/all哈(主德哈)/all非(主楚路)

【黄火】死后的关怀

注意:1、火神精神病设定。2、路人视角穿插上帝视角。3、文笔渣。4、短。5、ooc有。6、首发all火吧。

======

灵感来自电影《4:30》《死后的关怀》及其原著《one for sorrow》

××××××××××××××××××


“时间永远停在4:30,可以吗?”

one for sorrow

我家隔壁住着一个精神病患者,据说这个可怜人每次发病时都会被警察带走去做电击治疗,使他得以清醒。

其实以我看来他的病并不严重,只不过每次犯病时都会在半夜里起床,一家一家的敲门,问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我是做编辑工作的,常常熬夜,因此他问一两个问题也无可厚非,但对其他人家来讲就是扰民了吧——大概也是这个原因,他们常常选择报警来解决问题。想起来挺奇怪的,他问别人时都会有不同的问题,但问我时总是同一个问题。

「“时间永远停在4:30,可以吗?”」

他上一次也这样问我,我也一如既往地回答,“不可以”。我不知道他这样做的理由,但我绝不认为他只是单纯的精神障碍。他每次说出这句话时,眼里都溢满了哀伤的神色。

这个可怜的人似乎有着特殊的故事。

two for joy

黄濑凉太是红透半边天的明星,几乎全世界的女人都想嫁给他。但是黄濑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是个同性恋,还有一个有精神疾病的男友。

本来黄濑并不打算隐瞒这个事实,但是公司考虑到他的形象,摆出强硬的态度要求他把此事深埋在心,也明令禁止他去精神病院探望男友。

前一条黄濑还勉强能接受,但不让他去见爱人是绝对不能的。因此他也与公司约法三章,要求每天凌晨3:00至5:00这段时间是他的私人时间,公司不能给他接工作,也不能派人跟踪他,打探行径,否则就与公司解约。

公司自然知道黄濑的想法,但又不想放弃这个抢手的新人,也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了。

黄濑凉太由此得到了每天可与火神大我相见的珍贵的两小时。

黄濑对于火神的保护欲很强,不想让医生或其他病人对火神有一丝一毫的冒犯,所以火神是住在单独病房的。

也是为了保护火神,黄濑和他做了一个约定,他们在每天凌晨见面时,要先说一句“4:30”以确定没有其他人,然后才能安心地相伴。

three for girls

在黑暗中一个男人轻盈地翻过围栏,蹑手蹑脚地进入其中的建筑。他很谨慎,尽量不发出太大的响动。几分钟后,他在一扇门前停下了脚步。

“小火神,4:30到了吗?”男人发问,声音很轻。

“4:30到了的说。”门里也传来带着气声的回答。

门开了。

男人迅速地窜了进去。

门再次关上。

此时天已微亮,光线透过窗帘的缝隙射入屋内,在相拥的两人身上洒下错落的斑点。

“小火神,对不起,我今天来晚了。”片刻后男人开了口,声音轻柔。

“黄濑,为什么我们要以‘4:30’作为暗号啊?”他怀里的人没有回话,只是出声询问。

男人没有说话,此时天色大亮,晨光映照在两人的脸上,将脸衬得绯红。

“因为这是我能看见最美的小火神的时候。”

轻吻落下。

four for boys

穿白衣的女人端着饭菜穿梭在人流拥堵的走廊里,然后掏出钥匙开门进入了一个房间。

“火神君,吃饭了哦。”女人放下饭菜,向着缩在墙角的男人开口。

男人点点头,慢慢地直起身,走到女人身边,坐下开始吃饭。他吃得很快,不一会儿盘子里的饭菜就被一扫而空。女人却不急着离开,她看着男人,露出了微笑:“火神君今天也很乖呢,真是个好孩子。啊,对了,火神君认识凉太吗?”

“凉太”这个词就像是一枚瞬间引爆的炸弹,原本好好的男人脸色骤变。

“凉太……凉太……我要去找凉太!你是谁!是不是你把我关在这里阻止我去找凉太的……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和凉太在一起……我要和凉太在一起!”男人说了一大堆毫无逻辑的话,又惊恐地爬回墙角,缩起身子。

“不不不,凉太现在不在这里……我要告诉黄濑,告诉他我很难过,让他把我带走……你不要过来!不要碰我!”看着女人渐渐逼近,男人情绪更为激动,身子也缩得愈发厉害。

“火神君别害怕嘛,黄濑君是不可能来接你的。黄濑君是大明星,如果让别人知道他的恋人是个精神病的话,他的前途可就毁了哦。凉太也不会原谅你的吧,大我。”女人轻轻地拥住了男人,附耳低语。

男人瞬间呆愣。

女人掸了掸白衣上的灰尘,施施然离开。

“再见,火神君。”

穿白衣的女人锁上房间门,端着已空的盘子穿梭在人流拥堵的走廊里。

five for silver

说起来那个可怜人虽然发起病来招人烦,但不得不说,他正常的时候真的是个年轻又充满活力的帅哥——他长得很好,五官端正,很英俊。

那人的发色我特别喜欢,是很奇特的上层深红下层黑的过渡发色——并不像那种只染上层的。

所以我也去染了同样的头发。

染完发的那天女友正好来我家——她是精神病院的护士,平时很少有休假,我就想让她评价一下我的新发型。谁知她刚看到我新染的发,就二话不说让我去染回来。

在我的追问之下,女友把原因告诉了我。

她擤了擤鼻子,开始讲:“我们医院几个月前有个病人自杀身亡了,死得特别惨,他用吃饭的勺子往自己身上连捅了十几个洞,把血流干了才死的。你知道的,精神病院的勺子为了防止病人自杀都是很钝的木勺,而且病人吃饭的时候还有护士在一旁看护的,但那次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病人偷到了一把勺子。后来我们医院为了防止事件再次发生只好又换了一批餐具。我觉得很难过,那个病人其实病情挺稳定的,人也很好,我很喜欢他。但是不清楚受了什么打击,执着地要自杀,哪怕是用这么惨烈的方式。那个病人是个有着和你现在一模一样发色的男孩子,年纪也差不多,我刚才一看到你就想到他了,所以才叫你把头发染回去。”

我感到女友确实对这件事很敏感,但我没有把头发染回去。不管怎样它花了我不少钱,而且我真的蛮喜欢它的。

six for gold

红极一时的演员、模特黄濑凉太突然就淡出了圈子,销声匿迹了。不过对于世界上的女人来说这并不算什么,她们马上就会有另一个男人想嫁。

刚开始是引起了狗仔队的注意,他们想方设法要挖到一点消息来爆料,不过娱乐圈本就如此,总会有明星突然人间蒸发,于是一段时间之后还是杳无音信,他们也失了兴致,转去挖掘新人的花边新闻了。毕竟赚钱才是他们的目的。

seven for a secret

昨天我家隔壁的精神病患者又发病了,这个可怜的家伙又半夜爬起来问问题,然而他得到的答案依旧是报警,被扭送到警局做电击治疗。

但是昨天的他有点不一样。

他来我家敲门的时候,我正打算关了电脑睡觉。听见敲门声,知道是他,不过习惯了,也就开了门。

“时间永远停在4:30,可以吗?”

果然,他又问了这个问题。正当我想像往常一样说“不可以”时,我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他正抚摸着我的头发,很温柔的那种,嘴里喃喃着什么,我看不懂,貌似是“tiger”一类的。

他的眼里有一种迷恋,我突然觉得身上一阵恶寒。

“不可以。”我说,然后我关上了门。

to never be told

我和女友准备结婚了,所以我搬离了那栋旧住宅楼,离开了我的精神病邻居。虽然我很同情那个可怜人。

哦,还有,我把头发染回了原来的颜色。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14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