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盗笔勇冒双管齐下↓
喜欢Chad😊
欧美超爱蛋泥,他使我快乐iui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凹凸主嘉金瑞金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轰出胜/all牙王(主翼牙)/德哈/楚路/荼岩/双豹/all八(主副八)

【原创】高贵与平庸

注意:1、这是我很久以前的脑洞TuT 2、人兽恋orz【求不打×】3、文笔渣。4、设定/作者神经病qwq【再次求不打×】
×××××××××××××××××××

Part1 沦落的高贵

“我宁愿成为平凡。”——题记

他曾经是一只高贵的狗。
有一天他突然被主人遗弃,在街头。
他成了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
他从前便看不起流浪狗,他是王族。
落魄的王族等同于浪人。
他的高傲不允许他向路人乞讨,这是耻辱。
他被饥饿逼迫至死亡边缘。
他闭上了眼睛。
一个温和却平庸的男人将他捡回。
他成了男人家的狗,被拴在院子角落里。
男人很忙,男人的母亲照顾他。
她给他喂饭、洗澡。
但她不喜欢他,因为他的高傲。
他是王族,即便落魄。
他不会接受平庸的男人和他平庸的家庭。
可男人救了他,他必须要报答他。
他努力地保护男人。
过了半个四季,男人很好。
男人的母亲却愈来愈厌恶他。
终于在他又一次不吃不喝之后,她找来了男人。
她让男人卖了他。
男人没有反驳,只是点头应允。
雪花舞蹈着落在院子里,落在他身上
男人把他抱上车的时候,他没有反抗
他的自尊不允许。
车开远了。
他看见沉默的男人向他挥手,越来越小。
他忍住没哭。
男人不见了。
他哭了。
唯一一次,他抛开了自己的骄傲。
他被送到了一个屠宰场。
他看着斧头砍下来。
他没有闪躲和挣扎。
他是尊贵的王族。
他必须坚守自身的骄傲。
即使面对死亡。

他这一生是惹他人耻笑的。
身为高贵的王族公子,下场竟是被宰杀。
努力坚守的高傲,竟然为了一个庸人放下。
太可笑。

他希望,下一世无论成为什么,都不要成为王族。
他要遇到男人。
然后舍弃自尊。
保护他,一直。

【Fin】


Part2 绝望的平庸

“我一定要变得高贵。”——题记

他只是个普通人。
他没什么文化,不识几个字。
他老实地工作,勤恳地耕田。
他努力地赚钱,供养他的母亲。
但他是不幸的。
他和妻子多年没有子嗣。
妻子亦常和他争吵,为一些琐事。
他多次挽回。
他们还是离婚了。
七年的感情就此溃散。
他的母亲有顽疾,买药需要很多钱。
他的兄弟姐妹都很冷淡。
没有人肯出钱。
他独自付出了所有药费,三年以来。
母亲却并不很待见他。
他没有弟弟和妹妹那样的职位。
他没有出息。
他很寡言,很少交际。
他自卑,他有轻微的口吃。
他收养过很多的流浪动物。
每只都是他还没来得及取名便被卖掉了。
他的母亲需要钱。
他的工资收入太少。
母亲应承他下一只会养,她帮他照管
他在街边发现了那只黑犬。
它很虚弱,却倔强地站立着。
它是纯种的杜伯曼犬,他不知道。
它是个王族,他不知道。
他觉得它很漂亮。
他收养了它,拴在院子里。
母亲照顾着它。
他爱它,他想给它起个名字。
他没有文化,想了很久。
从春天到夏天。
从夏天到秋天。
然后是冬天。
他决定叫它“亚瑟”。
他在医院当保安。
一次,有两个学生来探病。
她们说着什么,很深奥。
“亚瑟”,他听见了这个名字。
她们说,它是一个国王的名字。
国王,很高贵吧?
他觉得,家里的黑犬有一种高贵的气质。
“亚瑟”,一定很适合它。
他满心欢喜地回家。
他想告诉母亲。
却未能说出口。
母亲冷冽地让他卖了黑犬。
他没有拒绝。
他很孝顺。
他其实也早就料到了,会这样的。
一直都是。
他抱着它上车。
他看着车开远。
他不停地对着它挥手,说再见。
车不见了。
他哭了,叫着“亚瑟”。
他把它送到了一个屠宰场。
他不想它被庸俗的人家收养,再被卖掉。
他宁愿它死去。

他只是一个庸人。
他不配去收养它。
它太高贵,太尊贵。
他无法给它好的生活。

如果有来生。
他只求,能成为国王那样高贵的人。
他会拥有地位、尊重和财富。
他在那以后遇到它。
他要给它最好的生活。
它能够永远骄傲地生活下去。
它可以拥有无上的荣光。
一直,一直。

【Fin】


Part1-a 名氏·家世

在他还是一只高贵的家宠的时候。
他拥有一个名字。
亚瑟·亚伯拉罕·杜伯曼
这是他的全名。
他是杜伯曼犬王族。
他是杜伯曼家族第十三世王的长子。
他是未来的十四世。
他的名字,“亚瑟”。
这个前缀是王的象征。
他拥有一身油光发亮的短毛。
他很骄傲。
为他的外表与家世。
他的饲主也拥有显赫的身份。
饲养他的是有钱人家的公子。
他姓“伊丽莎白”。
他是混血儿。
在人类世界,混血比纯血更尊贵。


【fin】


Part1-b 皇室·失去·后悔

“我没有想要的东西,什么都无所谓。”——题记

他是两国皇室的联姻产物。
他含着金汤匙出生。
他没有得不到的东西。
他没有想要的东西。
他热衷于事物的更新。
他开始厌倦了。
那只皇室的、他饲供了两年的黑犬。
他看不惯它一贯的姿态。
即便同为皇室。
他是人,它是狗。
狗的皇室位序要靠主人的权贵程度来决定。
它之所以能成为储君是因为他。
他的权势够大。
它没有资格对他摆高姿态。
他只要不再饲养它,它就会被逐出皇室。
它会瞬间从王族降为平民。
从储君降为浪人。
它必须讨好他。
它从未讨好过他。
它不同于其他成员,它太自傲。
它自傲得令他厌恶。
他要废了它。
他要更新宠物。
他要他人来讨好他。
在一个午后。
他不再投食于它。
它被驱逐出皇宫。
它流落到街头。
它失去了荣耀的名字。
它不再被皇室所承认。
但它是王族。
血缘与气质。
他不再关注于它。
他有了新宠。
杜伯曼家族有了新的储君。
塞西斯·亚伯拉罕·杜伯曼
亚瑟的同母胞弟。
它懂得如何才能讨好他。
他没有把“亚瑟”的前缀赐与它。
他只是不想给,仅此而已。
直到多年后。
他已换了无数宠物。
一直无所求的他。
无谓的理查科·埃菲·伊丽莎白
突然发现了。
他早就有了最想要的东西。
被驱逐的黑犬。
自傲的黑犬。
亚瑟。
最爱的,不在的。


【fin】

评论
热度 ( 1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