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all八/all金(主嘉金瑞金)/all坂道/all泽(主御泽降泽)/all出(主轰出胜出)/all牙王(主翼牙)/all哈(主德哈)/all非(主楚路)

【all火】(主绿火)矮纸斜行闲作草

注意:1、这篇大概是中篇。2、脑洞不够,一定是坑【划掉】3、设定是古代架空,君臣向。4、文笔渣。5、作者有病TUT

×××××××××××××××××××

「若年华不老,岁月不欺,我定与你,生死相依。」

似是故人来

火神初见那人时便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们其时在某处相遇过。有着这个念头,他又不禁要笑自己是错觉太多,他自小便没有出过这皇宫怎么会与一个市井平民相识过——何况那种似是而非的强烈的熟悉感。若是相识,则必定是要好的故友了。

眼前的男人是可靠的臣子推举的可以辅佐新君的治国之才。他稳健地站立着,脊背微弓。火神注意到他形体的曲线,从那稍弯的脊骨可略约估摸出衣料下所隐藏的延着身体骨架所分布的精干结实的筋肉。“这该是个武将的身子,且是身经百战、荣誉集身的将帅。”火神不禁暗想。可那人身上偏又萦绕着文士特有的书卷气,显出才智不凡之感。
似武将一般的谋士。
“陛下。”火神仍在思绪之中,那人却已开口。他的声音清洌,像是一杯凉酒,缓缓从火神心上流过,顺着心纹的脉络,将他浇醒。火神在脑中努力搜索关于这个男人的一切信息,然而他就连一点蛛丝马迹也不曾留下。
他确是与他初见。

回过神来,火神又不免要责怪自己的粗心,他竟没有注意到那人奇特的发色。面前这个人有着世间罕见的翠绿色的发丝,纯正的翠色。放眼望去,溢目的清幽之感。火神忽着便觉没有再可用来形容那人的言语了。这人虽是谋士,却全无人间市井的庸碌之感,只有周身的独具一格的淡漠的微息。
他是否仙落人间,不食烟火,不染纤尘。

“陛下,这位便是前日微臣向您推荐的,人称‘凡仙’的绿间先生。”正是相对无言之际,一旁的黑子似是救场般地发了话。
火神对他投去一个感谢的眼神。

江山入谁手

黑子哲也是个身形瘦弱、体态娇小的男人,总是给人一种弱柳扶风的感觉,令人萌生出强烈的保护欲。火神在刚见到这位弱水三千的公子时,难以置信他竟然是当朝第一武将的嫡子。但事实确实如此,黑子不但没有看上去那般柔弱,而且骁勇善战,完全当得起武将之后的身份。在火神当政的今日,边塞防守仅凭他一人便已足矣,敌国决不敢轻易来犯。

火神忽然忆起他初登基那年——其实亦不过三年之前而已。其时父皇病危临殂,遗诏未下,各皇子争权夺势,难成大局。他年岁最幼,羽翼未丰,权谋不足,兄长们全然不顾他之处境,自当他已死一般,弃之深宫别院。他自是无法逃离,也自得其乐,每日赏花浇园,清闲度日。

小皇子与世隔绝,自处怡然,宫中却霎时风云巨变。
太子自认胜券在握,终日饮酒作乐,欲享齐人之福,然无端溺毙于塘中,作了鱼食。说是意外,真相却也人人自知,众皇子中,会耍心机的可是多得很。
亦不过数日,太子当是尸骨未寒,先皇亦是仍具鼻息,七皇子水宫凛也便夜中起兵,直取诚修殿。
先帝闻知,怒意难消,奈何病体孱弱,径自撒手而去。朝中臣子无可相抗之势,虽有七王平日寡淡,何以有大军之属之疑,然其威势难敌,自不敢言。

水宫凛也径步直登大殿,端坐高位,似笑而非:“父皇崩殂,本王哀痛万分,然则国不可一日无主。现太子西去,皇兄征战在外,皇弟年幼不通世务,便由本王暂为代理政务。其余各项,容二皇兄自边关归来再议。众卿家,可有异议?!”
言辞凿凿,掷地有声,不容抗拒。

【TBC】

评论
热度 ( 4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