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阿松好可爱_(:з」∠)_
all八/all金(主嘉金瑞金)/all坂道/all泽(主御泽降泽)/all出(主轰出胜出)/all牙王(主翼牙)/all哈(主德哈)/all非(主楚路)/荼岩

【赤火】无题

这是迟到的赤火日贺文QuQ
注意:1、第一人称赤司视角。2、意识流【我也不知道在讲什么】3、ooc严重。【真的很严重×】4、十分短小orz

××××××××××××××××××

我望着他。
他——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只好作“那人”罢。

那人伏在桌上,似趴睡着的大猫——但他的四肢并不舒展。我看见他弓起的脊背正中的嶙峋的脊骨从脖颈处一直往下延伸,延伸到我所不见的地方,只能感到他是那样锋利,犹如利刃,时时要从肉里剖颈而出,刺入我的双目。
我忽然有点不敢看他。

可他是那样令我着迷。
再次把目光聚焦,这次他已没有了先前的利刃,只隐约望见肩后两块突出的蝶骨,是天使的翅根。我不禁轻叹:“是哪个英勇无畏的恶魔,一一折断了他的双翼,将它栽下,用鲜血浇灌成活。”在他白色的衬衫下,我几乎可以闻得血液的芳甘之味。
唇上干涩。
【它还在流。】
我轻舐上唇。
天使的双翼不知是否已在撒旦之园中开放。

他仍趴在桌上,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样长。
我可以听见他的微鼾,像一道古老的蔷薇藤上散发出来的独特的芬香,悠悠地融进我的呼吸中,独具一格。然而这是他的气息,圣水溶于其中,我残破的、用尸块堆砌而成的躯体并不足以承受它。
我正在碎裂,或者,重生。

他抖了抖他的红发,似熊熊燃烧的火焰。那红发——晃动中溅出万点火星,直直向我逼来,灼在皮肤之上,烙进骨骼之下。
这个天使,已然折翼却不肯堕落,偏要变得比以往还圣洁,惹人不快。那个恶魔,注视着他,从发中要长出犄角;那个恶魔,迷恋着他,肩后要破出双翅,独属于恶魔的,黑色的流血羽翼。
真是个优秀的恶魔,拔了天使两翼的大约也是他罢。

这只猫已完全清醒了。
他抬起头,将外露的鳞甲尽数收回,直到我所不能见之处。将尾巴巧妙地藏进衣衫,治愈折翼留下的创口,他向我漫步而来。
恶魔浅笑,绝佳的机会。
“大我,你知道天使的心脏是什么颜色吗?”看啊,他发问了,这个狡猾的恶魔。
“唔,征十郎,你突然问这个很奇怪啊……红色的、吧……”天使果然轻易上当,它的翅膀被攥在恶魔手心,开出罪恶之花。
“你是红色的哦,大我,十分漂亮的红色。”恶魔睁大了双眼,伸手抚上那人跃动的火焰,“我也是红色的哦,在下一刻到来之时。”
滚动着喉结,我再次嗅到迷人的芳甘。这个英勇无畏的恶魔,栽下了天使的心脏。
天使的胸膛没有血,只有无尽的光与热。

我将心脏栽入泥土,精心浇灌;采下无瑕的圣翼,我折断肮脏的双翅,以其相代。
黑色的心脏流出罪恶,我注入光与热。
恶魔终于将要成为天使。

我望着他。
“征十郎,放学一起打球吧。”他转过头来。
“好。”微笑回应。

“要记得给天使的心脏及时浇水哦。”那个恶魔如是说。

【END】

评论
热度 ( 15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