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all八/all金(主嘉金瑞金)/all坂道/all泽(主御泽降泽)/all出(主轰出胜出)/all牙王(主翼牙)/all哈(主德哈)/all非(主楚路)

【藤野先生×鲁迅先生】知遇

注意:莫名其妙开的脑洞u并没有什么意思的文章orz大概是坑w
PPPPPS:私设多TWTTT【整篇都是私设×】
以及,它十、分、短、小!!!

×××××××××××××××××××

Part One 周君

*夫人视角

对于周君的印象,现在已有些模胡了,不过某些细节倒还记得清楚得很。

第一次见到周君是在先生的办公室,其时我正给他去送饭,周君正好坐在书桌旁温习讲义。先生说周君不是班上最优秀的学生,我却认定他一定是最用功的学生——我极少在先生处看到他的学生在认真温书的,大多是嬉笑玩闹罢了。

周君那时的样子并不像后来那般有棱角,脸是圆润得紧,生得一副孩子模样,看起来十分像我从前见过的中国年画上的娃娃,却也没有那般有血色,略带了点苍白。他也并不很高,甚至比同龄人矮上一些,显出一点可爱。

——周君确实是可爱的,从各方面来说。

在第一次会面后不久我就邀了周君来家里做客。过程并不太顺利,其时周君是个腼腆内向的年轻人,当我向他发出邀请时,他只是红着脸低下了头,并没有给我任何答复。直至几天后,先生突然提起周君将来共进晚餐时,我才意识到那时周君的表现是委婉地答应了我的要求。只是他为何不当面答应我或是事后与我相聊呢?许是怕生吧,毕竟在仙台,与他最相熟的当是先生。

Part Two 赴约(上)

*上帝视角

周树人亦步亦趋地跟在藤野严九郎身后,满身都显得不自在。他也不明白这感觉从何而来,他只是有些过于紧张了。

“先生——”他突然出声,却又在拉长了尾音后戛然而止。尽管如此,走在前头不远处的藤野仍旧是听见了,便应声转过头来:“周君,怎么了?”“周君”这一称呼让周树人立时窘迫起来,他确实喜欢这个称呼,尤其是他的恩师这样唤他的时候——可他不能这样回应他,他不能答复他只是为了听恩师用那厚重的嗓音唤他一声“周君”,那真是对师长的大不敬。

“先生,下次叫我樟寿罢。”在脑子里搜罗一圈后也没能找到适合的后话,周树人只好耍了个小心机。“樟寿”是他儿时的名字,若是先生这样叫他,倒是与他更亲近了些。然而其时他心里也明白,一时半刻,先生改不过来的,按他的性子,再过几日,怕是早已忘却了罢,定会原模原样地唤他“周君”。

藤野显然是被他的学生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来的这句话给惊住了,怔怔地看着他许久都没有回答。终于回了神,倒是直直地呼了句:“樟寿君,天色不早了,我们可要加快了。”说罢便转回头去继续大步向前迈进。

周树人却又走不动了。他现在脑中只是一团乱麻,原因正是那句“樟寿君”。他不敢相信,又几乎欣喜若狂——向来健忘的先生,居然会改口叫他的乳名,何况是在他如此无理的要求下。但同时他又感到失落,他是如此地喜欢先生唤他“周君”时的语调和神情,简直就像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在唱一支最动听的歌。

评论 ( 8 )
热度 ( 9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