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all八/all金(主嘉金瑞金)/all坂道/all泽(主御泽降泽)/all出(主轰出胜出)/all牙王(主翼牙)/all哈(主德哈)/all非(主楚路)

【原创】温程

注意:maya真的变月更了qwqqq然后这篇全程什么鬼orz乱七八糟的神经病短小产物……
总之这是第三章u
Ps:我的输入法真是涨死我了ToTTT

××××××××××××××××××

Char3

昨天是我第二次一整夜没有见到温辰启,当然,今天早上我也没有见到他。他大概是又出去聚会了吧,就像上次的庆功会一样。

穿好衣服,我抬表发现时间尚早,因而决定先去操场跑几圈再吃饭。

操场离宿舍楼很近,不过几步距离。也是这几步距离,令我犹豫该用怎样的步伐踏上那红色的塑胶跑道。

思来想去,我选择了小跑,这能令我的出现不那么突兀。

在跑进那片红色区域的下一秒,我便后悔不已。
温辰启正在操场上散步,同徐觅一起。他们突然停下了原本在讲的什么话,显然,我被发现了。我想逃,奈何腿却不听使唤,连一步都挪不得。我呆立在那里,看他们一点一点靠近。

“Hello,颢哥!大早上的就来跑步可是会吸好多~好多雾霾的!你还是回寝室吧,正好我也要回去了~”温辰启的嗓音在早晨有种别样的清越。他又转头对徐觅说道:“徐觅,你先回教室吧,我等会儿来找你。”

女生闻言点了点头,又想起什么来似的,对着我笑了笑——我总觉得有些异样——简单地打了招呼:“早啊,体委。”“……早上好——”还没等我回应,她已飘然离去。

或许人家本就没想要我的回应,是我自作多情罢了。

温辰启站在一旁观看了全程,他的肩膀微微颤动着,我知道他在努力忍笑,看来我刚才的表现又让自己在他面前出丑了。“班长,你想笑就笑吧,憋着难受。”我故意抛出这样一句话,好让自己在言语中占了上风。

他果真笑了起来。“噗哈哈哈……颢哥你太他妈搞笑了!”这个人笑得肆无忌惮,嘴张得老大,身体不住地颤抖,眼睛里要流出泪来,好像这一笑动用了全身的神经和肌肉,“真有趣哈哈哈哈……”

他笑的剧烈程度几乎让我以为他要走不动路了,然而他却健步如飞。他大笑着,不理睬我,顾自飞也似的走回寝室。

我跟在他身后,感到双腿麻木。

“喂,深颢。你想知道我昨天干嘛去了吗?”一进寝室,温辰启便神秘兮兮地开了口,似乎这是什么惊天大秘密。“我不想知道,反正你就是出去吃饭了吧。”我表现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他昨天做了什么和身为局外人的我有什么关系。

可他从不听我讲话。清了清嗓子,温辰启顾自讲起来:“我就知道颢哥你一定很好奇!我跟你说,我们昨天去了KTV哦~超级搞笑的,徐觅她竟然是个音痴,唱歌的时候逗死了!真是意志坚强啊,明明不会唱还唱完了整首。”面前这个人神采飞扬,尤其是在说道心上人的时候,他像是一只装了将要满溢而出的蜂蜜的陶罐,拥有酣甜到破碎的幸福感。

“……任周衷大少爷真是喝醉了,这傻子,偏要点啤酒,这下可好了。颢哥,你猜猜怎么啦?——任少爷喊了一晚上的‘张宇陌’!哎呀我去,恶心死我了,净说胡话。我感觉张宇陌要是在场的话,指不定任少爷就要亲上去了,噫,真恶心,我鸡皮都起了。”他仍旧絮絮叨叨地说着别人,时不时作点评价。我不出声,漫不经心地听,左耳进右耳出,逆着光走进了阳台。

我打开窗,望着栏杆上夜里被露水沾湿一片的T恤衫,暗暗叹了口气,他的衣服。伸出手,只刚够到那柔软的布料,我便感到一阵冷意,自手入心。

起风了,晨风刺骨。

温辰启突然又离开,老旧的木门发出支离而短促的呻.吟,抱怨着开门人的粗鲁。我打开水龙头,将衣服放入盥洗池中,却不防被溅个湿透。
他只待了几分钟,也许连几分钟也没有。他碎杂地自语,突然地沉默,然后是不知来由的他肆意地大笑。

他演着独角戏,自己沉浸于其中,却是为了给我这个最不重要的路人看,让我看见他的排斥和厌恶。

他在忽然之间出现,然后在忽然之间消失。这个人是一艘急于靠岸的船,我是他忙乱之中错停的港。

我挺嫉妒任少爷的,他喜欢的人刚好也那么喜欢他。

【tbc】

评论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