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目前沉迷男故,是追星女孩👧
盗笔勇冒双管齐下↓
喜欢Chad😊
欧美超爱蛋泥,他使我快乐iui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凹凸主嘉金瑞金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轰出胜/all牙王(主翼牙)/德哈/楚路/荼岩/双豹/all八(主副八)

【黛火】坠落

好久没写文,我已经是个废人了orz
冷cp自产自销,黛火大旗我来扛!

注意:*ooc有 ooc有 ooc有!!!
              *黛视角

==================

他突然从楼顶跳了下去,就在我的面前。
我当然不知道原因——我甚至不认识他。
反正,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是顶楼的租客,一个人单租一间房。人长得挺好看,虽然不是唇红齿白,却也是五官端正、清新俊逸的,在这栋处于贫民窟的老旧居民楼里也算得上一道风景。
他不大下楼来,我却常常到顶楼去,为的是独自欣赏我那些轻小说。毕竟在楼下是全然不能看的,整栋楼都充斥着市井的劣俗。

可能是他在俗人中显得脱尘了些,男人女人都爱嚼口舌,在背后说他的是非。
「喂,我说,楼顶那个……他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从没看他出门过啊,莫不是……」
当某个人起了话头,之后的猜想便接踵而来。
「啧,我听在城里做工的美真说,城里啊,像他那样的,都是“那种身份”~所以啊——」
「诶诶诶,我还听说有男人进他的房间呢!」
……
然后就是再一波的愤世嫉俗。
「……呸。真恶心,这种人……真是当狐狸精的命!」
「说什么狐狸精,怕是连这也不如吧。」
「你们可真是,男妓这种东西,也只能叫“东西”了,可还抬高了它。」
……

“人言可畏”,这确实不错,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在经过了一轮的传递之后,竟然成了所谓的“真理”。人们反复咀嚼着它,吐出来又咽进去,把它烙进他们可笑的认知里去,带着骨和血融为一体。
我不认为我的认知可笑,但这“真理”确实也溶入了我的全身。

「卑贱。」
我大概会这么说。

我去顶楼的时候几乎每次都会看见他倚在栏杆上,眺望某个远处。他的眼角也许是沾湿的,也许没有。我虽然离他很近,但从未真正仔细看过他,或者说,我看不真切。这话说的矫情,倒是真的,我也不必做作。
凭心而论,我是想要做些什么的,对于他。究竟起来,我实实在在做了的,倒也不少。
所以我又隔着书吻他。
他以往不动,只张大眼睛瞪我,这回却将书抽了去。
我说来有几分诧异。

关于那个住在顶楼的红发男人,有一个秘密只有我发现了。至于是什么,大概就是我能够对他为所欲为的重要筹码。
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亏欠我的。

我买了一本最新的轻小说,这样的尤物,我当然要在最干净的地方去好好欣赏。可我不大想上顶楼,那里已经变脏了。
我决定去河边,树荫下更有意境些。


我到达底楼的时候正巧遇见他自楼顶坠下,阳光刺眼得很,看着他的阴影,我颇具倦怠。
他落下来的时候显得分外瘦削,飘飘悠悠,如一片碎纸,直至触地,连一声宣告他死亡的巨响也不曾有。
我拂过裤管,有粘稠的触感,是他的浆血。
心里要作呕,也不知是哪个层面上的。
「卑贱。」
望着他,我大概要这么说。


我是不认识他的。
“他喜欢我,是我的情人。”——除此之外,我们哪还有什么关系?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6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