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all八/all金(主嘉金瑞金)/all坂道/all泽(主御泽降泽)/all出(主轰出胜出)/all牙王(主翼牙)/all哈(主德哈)/all非(主楚路)

【绿火】花自心上开

这篇其实算是小天使@千年守候 的点文【?】写了我一直很喜欢的花吐梗w然而文笔太渣所以……

*花吐症梗
  设定为在亚洲传播,说话吐出花瓣 的一种症状,如果长期不进行治疗将会面临死亡,可惜的是该症状无药可解,治疗方法为和喜欢的人一吻,且吐出的花瓣触碰者会传染。患者痊愈时会吐出百合花。(摘自百度)
*绿间已经处于花吐症晚期濒死状态
*超短篇
×××××××××××××××××××

绿间坐在桌前,远远的便望见对面那人信步而来,他发如火焰,灼灼逼人。绿间不自觉抬手扶额,恍惚难定。

他不知自己是否身处梦中,却又不愿去确认,怎么说,他是怕的。若是梦境,难免要失落,那艳丽的色彩,他是看得见,却触不到的。他光能注视,却做不到抚摸。倘使是现实,绿间真太郎又暗自叹息,他一个将死之人,天命早已注定,这又是何必呢。

只是想着口里就一阵窒闷,然后是剧烈的咳嗽,他眉头紧锁,自喉间滑出一串碎花,细细密密,大小错落。白花上染血,丝丝点点,竟造出世间难有的贵物来,动人非常。

绿间唇上挂着红记,愣神地望着那半地落花,这残瓣完朵之中,一个身影款款而来。双脚自花瓣间小心翼翼穿梭,他停在了距绿间的半步远处。

绿间抬首,视线离开他光滑的脚踝,聚焦于那人的脸庞。先撞进去的是双眸,那对石榴色的眼瞳耀眼非常,为发色而燃的火焰更添几分英气。“目光如炬”,这个词首先浮现在了绿间脑海里。翠色的瞳孔微缩,他好似要立起,却岿然不动。

视线下移些许,是笔挺的鼻与好看的唇,他略微晃神,见他咧嘴冲自己笑起来,露出两颗虎牙。

不得不说,有些许……可爱。

绿间心神出了窍,双目只定定望向一处,等再回神来,眼前只余下那放大的红色眼瞳,赤色宝石里映出的是他瞬间的惊愕。唇上有柔软的触感,牵着几丝火焰的温热。

绿间眉头稍蹙,恐怕他这堆渐枯的禾草,将要被燃尽了。

轻阖双眼,绿间似是沉入深不见底的梦境。

待到他羽睫轻颤,渐渐转醒时,四周却空无一人。仿若百年之后,他独自于这时空中存在,唯有那沾了血色的半地残花依依相伴。

绿间突觉喉头哽咽,窒息般的感觉袭来,身体也不由得他,唇舌微动,口中竟绽出一枝百合来,堪堪落得地面。拾将起来,绿间不免讶异,这百合竟是世间罕有的纯白无瑕。

望着那花怔神片刻,绿间倒嘴角勾起,轻笑起来。

或许他也并非油尽灯枯,毕竟,他算尽了人事了。

【Fin】

后记:
“下一位,火神大我。”绿间像往常一样叫号,然后看见温暖如火焰的那人姗姗而来。

一时有些诧异。

“绿……绿间医生,我来看病……麻烦你了,请!”那人开了口,声音阳光健气,含了几分羞涩。

绿间不知怎的,兀然说出毫不相干的话来。

“火神,你好,我是绿间真太郎。很高兴认识你。”他说。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