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阿松好可爱_(:з」∠)_
all八/all金(主嘉金瑞金)/all坂道/all泽(主御泽降泽)/all出(主轰出胜出)/all牙王(主翼牙)/all哈(主德哈)/all非(主楚路)/荼岩

怜悯

总说人情冷漠,也不知是何种冷漠。

事情半真不假,我也不过是写了出来。

心疼是有几分的,可惜空有心疼。







我坐在餐桌前,桌上是一盘炸鸡——今天晚饭时的剩菜,这也是我接下来要解决的东西。说实话我并不怎么想吃它,塞进了许多零食的我的胃已然十分饱足。可我不得不吃它。作为一个地道的小市民,我的吝啬之心正在为倒掉剩菜的浪费行径滴血,这太奢侈了。

不情不愿地拿筷子夹起一块鸡肉放入口中,我突然想起了那条被主人遗弃而在这周围四处游荡的狗。它的主人我其实认识,算得上是以前的同学,不要它的理由也很简单,太麻烦了。自己都忙不过来,哪里有空去照顾一条狗。

狗身形很大,看面相大概就是那个电视上放过的很贵的“萨摩耶”的品种。邻居说它是条白狗,我却也说不出来它是个什么样子,毕竟第一次见它时,它的毛发就已经十分脏乱,杂得不成样子。我后来上网查了查,觉得这狗还是白色时应该挺漂亮。



牙齿突然传来一阵钝痛,我这才意识到鸡肉对我来说有点过硬了。怀着满满的嫌弃,我将鸡骨头吐在了盘子里。也就是这一瞬,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那条狗经常没有东西吃,有好几次我看见它在舔路边水坑里的水,那水是很脏的,雨水尿液混着沙泥什么都有。我立时有点心疼,想给他接碗干净的水,但也只是立时而已,转头就忘得一干二净。



稍早时和邻居大妈闲聊,听她说这狗可能饿了好几天肚子了,今早还在垃圾堆里翻东西吃。我一惊,说垃圾堆里的东西怎么能吃,当下有几分心疼。她却不是,还有几分责怪的意味,说主人家真是不上心,狗这种东西既然养了就好好养,就算不要了也该带到远点的地方去扔掉,像现在这样算什么事,这里几户人家又都有小孩,伤了怎么办,难不成我们来给他养狗,天天供吃的?大妈抱着孩子,说的义正言辞,面上颇有些激动。正巧路过的鑫鑫奶奶和玥玥奶奶也表示了万分的赞同,三个人简直快要结成同盟。

我默不作声,悄悄走开。



夹起第二块鸡肉,我在脑中进行关于给那条可怜的狗送骨头的情景模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此时它应该正蜷着身子趴在我那同学家门口的化粪池盖上睡觉——它每天都睡在那儿。

我在脑中模拟了无数遍给这可怜家伙送吃食的情景,还特意给它骨头里多带了点肉。想着这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我终于解决掉了这桩麻烦剩菜,避免了浪费。一并拿起碗筷和装骨头的盘子,我快步走向厨房。“爸,我吃完了。”喊了一声坐在门口乘凉的爸爸,我将碗筷放进水槽,顺便把盘里的骨头倒进了垃圾桶。直到残渣碎末全数滑进桶中,我才猛然想起之前所做的情景模拟,微微叹气,算了算了,反正少吃一顿也不会饿死,就这样吧。

别人也没给它送吃的,我又何必呢。倒是心里有点难过,那鸡骨头上带的肉末浪费了啊,早知道还不如吃得干净点,虽然牙齿可能会更痛。



“爸,我上楼了。”洗漱完毕后我困得不行,决定上楼睡个好觉。




Fin.

评论 ( 5 )
热度 ( 2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