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all八/all金(主嘉金瑞金)/all坂道/all泽(主御泽降泽)/all出(主轰出胜出)/all牙王(主翼牙)/all哈(主德哈)/all非(主楚路)

【黛火】最高层次白痴

↣失眠+各种乱七八糟的产物
↣私设:大约像民国那样的时期?战地记者黛×士兵火
↣完全没有战争描写
↣很短很短非常短
↣第一人称黛视角
↣剧情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望天】
↣OOC OOC OOC!!!
↣冷cp自产自销系列,黛火大旗我来扛!

我不大记得了,是他先结识的我,还是我先结识的他。

似乎那时我还游走在战地记者的岗位上,别人忙得要死,又要担心自己指不定哪天就呜呼西去,我却闲得日日要长霉。说是个战地记者,也是这么当着的,但因为从不引人注目——我自己也确实不想——到那一片区近三年,倒连张报告纸都不曾摸到过,总百无聊赖地捧着一本小说看。其实我也就那独一本,日日夜夜地翻,待到返了和平区仔细一瞧,是根本没法看了,不单是边角,连内页接合处也全烂了。心疼了一番,终是送它进了垃圾桶。

然而像个傻子似的,不到半日,便又窸窸窣窣地将它捡了回来。受了这一遭折腾,它可是破得愈发厉害了,散了架一般。

我只得拆了线,用美国佬送来的大号装订机将书重组了一番。

不知怎么搞的,看到订针牢牢地嵌进纸里了,我开始懊恼了。洋玩意儿可不是白用的,光这两枚订针就要烧我几个薪酬子儿,不过是为了他那一页,又不很重要,我何必呢。

说来那人笨是真笨,总共不过四个汉字,写得歪歪扭扭错漏百出,还偏要挨着我的名字,乱七八糟的糊作一团,自以为完成了什么了不起的杰作,笑得意气洋洋。末了叽里呱啦嚷嚷,句子颠三倒四,日语里夹杂洋文,话又说得很长,完全听不懂在讲什么。这白痴的程度简直前所未见。
我忽的对于他的笑容起了倦怠之意,总觉得有些不适宜我的成分掺在其中。

一向以来我这人都比较淡漠,与自己无关的事一概不理,所谓人情也不大愿意欠,至多小小地互帮互助一下。结果这人的笨蛋劲儿居然让我都萌生出想管管他的念头,真是笨得无以复加。

大约也是讽刺吧,像是要把白痴进行到底似的,那傻子连这个机会也没有给我留下。

这种热血笨蛋就应该待在后方,去前线做什么。

他扬了扬头,又笑又气,吐出一串句子:“喂,那边的先生,不要偷懒看小说,请!”

他注意到我了。

我想……大约是他先结识我的。


【Fin】

评论 ( 5 )
热度 ( 12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