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盗笔勇冒双管齐下↓
喜欢Chad😊
欧美超爱蛋泥,他使我快乐iui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凹凸主嘉金瑞金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轰出胜/all牙王(主翼牙)/德哈/楚路/荼岩/双豹/all八(主副八)

【黛火】最高层次白痴-续

↣是之前黛火的后续,说是后续,其实只是借旁人的眼来看黛而已。
↣很冒昧,用了宝玉的话。
↣角色有偏差是我掌握不到位【跪】
↣冷cp饿死在坑底,只好黛火大旗我来扛!
↣还是非常短。



我认识一个人。

——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

他的颜色,该怎么说呢,很特别。不知你是否见过中国南方的古民居,青砖黛瓦马头墙,他就好似那民居。

他的性格,也无从言说,不说是木讷,只是不善言辞。真是“不善言辞”吗?恐怕我有误解。我未同他说过话,但从望见的他与旁人的交谈来看,他实是很健谈的。只可说这健谈有几分的限度,独在于一本旧书。

他的职业,从前似乎是个战地记者。真令人难以置信。在我看来,这个职业真是与他太不相符了,他那样的性子,显得优柔寡断而无所欲求。想来换了工作也是因为发现自己不合适吧。那本据说是他一直带在身边的书的纸张早已是泛黄发脆了。书的封面也是破烂不堪,两枚大洋钉毫无美感地扎在上头。这本书实际已是毫无用处了,更不用说它的内容是何其乏味。

他的爱人,鲜少听他提起。我与他相识也有几年了,听到他谈他的爱人不过只有一次,与那本书有关。书的扉页上有两个挤作一团的名字,我认出其中之一是他——他的字如人一般秀气,似中国江南的流水。那另一个名字写得歪歪扭扭,我实在是无法辨认,但心下实在好奇,便开口问他。他一瞬间有些呆愣,几秒后才回答,竟有一丝笑意——平日里我不曾见过他笑。“是个白痴啊,大白痴。”他的声音很淡,“笨得连汉字也写不好。”我心中吃惊,这般柔和的神情,那人是他的爱人也八九不离十了。一句话后他不再答,似乎陷入某种回忆之中了,我便也不再问。

我有许久没见他了,不知他现在如何。

补:有一事我一直觉得奇怪,他的家中没有一张他与爱人的合照,连一张他爱人的单人照片也没有,却独独在他床头摆了一个相框。相框里的照片也并无特别之处,不过是战场上某个士兵的背影,大约是他在当战地记者的时候拍摄的。

早年我的一个作家朋友偶遇过他,她只一眼,便给尚且年轻的他(现在我们都已到了不惑之年)下了定语:

借月色,援清风,不曾言爱。
因清茶,以淡酒,未尝说情。


【fin】

评论
热度 ( 19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