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阿松好可爱_(:з」∠)_
all八/all金(主嘉金瑞金)/all坂道/all泽(主御泽降泽)/all出(主轰出胜出)/all牙王(主翼牙)/all哈(主德哈)/all非(主楚路)/荼岩

【all火】葬礼与花

先前丢了存稿,始终觉得后来补写的都不圆满,所以就留这一项残稿,只当一个脑洞了。


01

「不是我想来的,只不过是顺便帮你把今天的幸运物拿过来罢了。」

「小火神我给你买了新衣服哦,超帅的哦!记得要穿啊!」

「啧,改天一起打篮球,One On One。输了可别哭鼻子。」

「火神君永远是我的光,无论从何种意义来说。」

「火仔,给我做饭吧~」

「火神君……大我。」

六张颜色各异的纸质卡片安静地躺在灵堂正中的长案上,卡片正对着的黑白照片里的青年笑得灿烂。
有偶然的一束阳光射进,恰巧照亮这青年,于是又将那六张卡片的色泽映得更加光鲜,仿佛它们并非用于祭奠,而是用于表白。
鲜绿色、灿金色、亮靛色、水蓝色、兰紫色、玫红色。
青年被染上五彩的光晕,好似雨后的晴空。

照片里,青年却似在斑斓色彩间落了泪。

02

冰室正在布置葬礼,挽联一副又一副,白底黑字挂满了灵堂。
黑白之间,唯有遗像前的一叠卡片渲染出彩色,令冰室感到有些许刺眼。
鲜亮的颜色与整个灵堂格格不入。
冰室瞥一眼卡片上的内容,有些愕然。那些字句分明就是日常对话的模样。
搞什么啊,这也能被称为是祭奠吗?奇迹的时代。

真是,自欺欺人。

掸去灰尘,冰室抹了抹青年的眼角,似在拭泪。

03

我是没有资格来参加这场葬礼的,说实话。我对不起火神君。
我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而起了自杀的念头,结果火神君为了救我而……我大概是有罪的。

跨出天台边缘的瞬间,我有种意外的轻松感,好像先前所遭受的那些背叛与伤害都不复存在——男友依然在我身边,我仍旧是公司业绩最好的业务员。
不知是否是因为精神上完全放松的缘故,对于身体下坠而造成的失重感我毫无反应。我想,就这样安心地落入死神的怀抱吧。
然而,下一秒我睁眼时,望见的是上方的天使。圣洁的天使展开双翼,伸手将我拉回。我伏倒在天台的水泥地面,听见肉体碰撞硬物发出的闷响,骨节传来碎裂的疼痛。
意识开始恍惚,我无可言语,却恸哭不能止。
救我的没有羽翼的天使,坠落了。

火神君就这样待在灵堂里,微笑着,闪烁出光芒。
捏紧手中那束红色风信子,我躲在灵堂一隅,不敢上前。
火神君面前早已有了无数鲜花,团在长案周围,是清一色的墨菊。只是,有六枝特别的,放着五彩的光,摆在火神君遗像前。
不知被何种力量驱使,我踉踉跄跄走上前去。案上的六枝花似是躺在火神君怀中。
每一枝都不相同,最里是郁金香,靛青色的一枝,看了有些畏人。中档儿四枝颜色逐渐淡了下来,紫罗兰的花茎奇长,掩住了一旁不甚显眼的水色小花,是勿忘我。紧挨着勿忘我的是明黄色的蒲公英,色彩在阳光下有些晃眼,一眼望去却觉得温柔。第四枝花与前三枝隔得有些远,兀自清高似的,是淡绿色的桔梗,看进眼里倒是舒服惬意。最外全是红色,说是六枝花,实际上是七枝,只是蔷薇的枝条堪堪嵌进天竺葵的茎中,两者合二为一,深红火红红作一团,灼灼直逼视线。
我不禁移开目光,眼泪要涌出,口中欲作呕。胸中钝痛令我避无可避,跌倒在长案前,手中花束也碎成残瓣。慌乱拾起满地殷红,我仓皇而逃,不知自己是否涕泪布面、秽物满身。

火神君尽管笑着,他会怪我吧。

【TBC/FIN】

注:

深红色蔷薇:只想和你在一起/热恋
红色风信子:感谢你 让人感动的爱(你的爱充满我心中)
红色天竺葵:你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黄色蒲公英:停不了的爱
绿色桔梗:挚爱一生/永恒的爱和无望的爱
勿忘我:永恒的记忆 无论何时何地都能让记忆鲜明地留在脑海间
黑色郁金香(靛青色):爱的表白 永恒的祝福
紫罗兰:感情的监禁 对我而言你永远那么美。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