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子若

杂食动物,是个死受控w
十分低产,发刀拿手:)
推荐狂魔
初心佐鸣,也是死穴√
主all火。【绿火本命!】
all虫all!私心hail spideypool!!!
大写的火神【友树】迷妹
猴哥老缠粉
重新掉进了HP坑_(:з」∠)_
阿松好可爱_(:з」∠)_
all八/all金(主嘉金瑞金)/all坂道/all泽(主御泽降泽)/all出(主轰出胜出)/all牙王(主翼牙)/all哈(主德哈)/all非(主楚路)/荼岩

【all火】BE三十题+另附十题

注意:1、IF设定,青峰警察,火神消防员,黑子保育员。2、作者有病qwqqq

××××××××××××××××××

2、反目成仇(青火)

「你为什么不救哲?」

“火神,和你合作的青峰警官来了,调查诚凛幼儿园失火一案。”同僚在门口传话。
“哦,来了的说。”正在处理文件的消防员停下手中的工作,向外走去。

办公室门口果然站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他就这么静默地矗立着,仿佛一尊百年历史的石像。
火神不想打破他周身的宁静,可他不得不这么做。
“青峰你这家伙,好久不见了的说!你居然做了警察啊!”思量再三说出了口,却仍有一种尴尬之感。
他没有转过身来,似乎不想见到火神。
“你来了,那我们开始吧。火灾的原因?”意料之外的冷淡,甚至连最基本的招呼也没有。
多年的好友,只一段时日不见,怎就变得如此陌生……
“等等,”可恶,青峰你这混蛋,真是让人感觉有点生气啊,“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的说,你怎么这么生疏……至少也要把身子转过来吧喂!就算做笔录总也要面对面吧。”
前面那人沉默片刻,将身子转了过来。他的警帽帽沿压得很低,火神看不清神色。
“请您详细地描述一下火灾的起因。”
“您”?真是十分疏离啊。——工作状态吗?
“……由窗帘的燃烧开始向外蔓延的。是校工的失误,让火柴遗留在了教室内,导致贪玩的孩子趁老师不注意将窗帘一角点燃。”工作为重,火神尽可能将情况说得具体些。
“具体的伤亡人数。”
“唔……死亡6人,重伤9人,轻伤34人……”努力回想,小心翼翼,不敢说错一个字。
“具体财产损失情况。”
“还……还在调查中的说……抱歉。”确实还在调查中,上头的部门正忙得不可开交。
“既然如此,感谢您的配合,火神警官。”合上笔记本,青峰大辉整了整帽沿,丢下一句轻飘飘的客套话便转身离开,毫无留恋。
“喂!蠢峰!下班一起去吃饭吧!”火神想尽可能地挽回这段关系,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和好友之间是哪里出了问题。
有些小坏地用了以前嘲讽那人时的戏称,期待看那人和从前一样炸毛反讥他的模样。
然而等到的只有当头一盆冷水。
“对不起,火神警官,我没空。”
火神大我突然感到十分恼火,对方的无情来得太莫名其妙。
“你这混蛋到底是在生什么气?!我们是最好的朋友的说,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啊!”
赌气般说了一大段话,火神正为自己的冲动感到后悔,却看到前面的人停下了脚步。
“你说我是你最好的朋友,那哲呢?他算什么?”
火神不置可否:“黑子当然是我的挚友,他人很好的说。”
话音刚落,那人已然走回火神面前。他的状态就像炸弹爆炸之前那样,一片死寂。
“那,你为什么不救他?”
火线快要烧尽。
“火神,你为什么不救他?”
【呯——】真正具有杀伤力的炸弹绽放了。
“你说啊!你为什么不救哲!”
青峰抓住火神的双肩,靛蓝色的双眼死死地瞪着他,仿佛这样黑子哲也就能活过来。
火神任他抓着、瞪着,毫不抵抗。
“青峰……我没有见死不救。”
他只反复说一句话,似是认定这就是事实。
但他忘记了,此时此刻,即便是事实,只要青峰不信他,就是狡辩。
“……我看错你了,火神。你这个混蛋。”
他果然不信。

「你为什么不救哲?」
青峰走后,火神一直在回想他的问题,可他回答不出。
他明明救了黑子,却又害了他。

青峰大辉很疑惑,桃井五月突然把他约了出来,还说有重要的事情和他讲。
除了哲的事,其他都没关系吧……啧,火神那混蛋!
正在心里暗骂火神不是朋友,却看见五月来了。

“阿大!”桃井微笑着和等在不远处的青峰打招呼。
“哟,五月。你慢死了!”那人也一如往常的出声抱怨。
“嗯……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桃井忽视对方的抱怨,径直开始了话题,“哲君的事……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关于这件事……”
不等她说完,青峰就开口打断:“当然!一提到这件事我就火大!火神那家伙竟然见死不救!还说哲是他的挚友!真是可笑,‘挚友’?哲在火海里生不如死的时候,他这个‘挚友’在哪里?不会是躲在哪个角落发抖吧?!真是懦弱啊!”
【啪!】一声脆响,将青峰从一味的愤怒中拉了回来。
聚焦双眼,正对上桃井微红的眼眶和失望的眼神。
“阿大,我看错你了。你真是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这么说火火呢?!本来你刚从外地调回,不知道情况,我不应该怪你,但你真的太过分了!哲君的去世,根本不是火火的错!”
桃井显然是真的很生气。
“火火对于哲君去世的难过程度,比你大千倍万倍!他不是不想救哲君,而是救不了!当时那栋楼是一片火海,几乎所有东西都烧焦了,大家都说没有生还的可能了,只有火火一个人不顾危险冲了进去,一定要把哲君救出来,还差点死在里面。火火在医院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哲君的情况,当得知哲君没能生还时,他痛苦得几乎是当场又陷入了昏迷,如果不是冰室君从美国回来陪伴火火,他也不会这么快就醒过来……”
她似乎有点哽咽,顿了顿,继续说道:“还有,阿大,你这么迟才知道也是因为火火怕你难过,影响工作和身体,特意再三嘱咐我们不要通知你,他这样一心为你,你却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时候这样对他!你知不知道,你责怪他见死不救,就相当于将他的心千刀万剐,令他忍受凌迟之苦!”
也许是情绪太过激动,桃井已是泪流满面。
“……火火他,其实,把你看得比哲君都重要……你一点都不懂,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阿大,这样的你,是没有资格责怪火火的。”
青峰听着桃井像讲故事一般陈述事实,几度开口,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青峰大辉目送桃井五月离开,脑中一阵混乱。
「你为什么不救哲?」
「阿大,我看错你了。」
「……我看错你了,火神。」
「阿大,这样的你,是没资格责怪火火的。」
“青峰大辉,我看错你了。你他妈真是个人渣。”

火神躺在床上,却无法入眠。
“蠢峰那家伙,最喜欢黑子了吧……对不起啊,我本来可以救黑子的,就差一点点……都是我的错。”
闭上眼睛。
“蠢峰……蠢峰,蠢峰。大笨蛋!”

【END】

评论
热度 ( 10 )

© 莫莫莫子若 | Powered by LOFTER